曦澄,和,一个不会画画的。

【薛晓】小幸运-02(薛洋 X 晓星尘)

小小搬运工来了!日常表白现言女王SA!(^з^)-☆
今天上班继续听来小幸运循环曲~

sagmaria:

聊斋志异的薛晓番外。


虽然标题是薛晓,但是整篇文都满清水的,肉是肯定没有的,擦边应该都不会有,Kiss的话,目前都没有想到这里来。




应届毕业求职大学生 薛洋 X  最帅交警晓星尘


写给25亲亲。


 @不二不舞  




实际证明,不写上中下是对的……我觉得,起码要到4才会完结……


 --------




      与你相遇 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她会有多幸运


2




薛洋回去倒头睡了三天三夜,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他觉得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泰了,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溅了一身泥水,洗完澡特别爽,总之,当王二麻子用笔杆堵他鼻孔的时候,薛洋都没想起来要发脾气。




“活着呢,洋哥?”


薛洋眨了下眼睛,王二麻子穿的人模狗样的。


“哪家公司过来啊?”


“什么啊,恒星电子的终面,过了请你吃饭!”


薛洋点点头,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你是盼着我死了省了这餐是吧?”


“中!”王二麻子笑嘻嘻地抬脚出门,薛洋想了想,追了一句,“我要吃豆捞。”


“三天没吃东西了,吃不死你!还豆捞,我看豆腐脑得了。”


“我打电话定位置了?”




回应他的是重重地关门声。




薛洋懒洋洋地爬起来,几天没活动了,下床都有点不利索,差点一脚踩空。他瞧了瞧手机,早黑屏了。薛洋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打开电脑,这才无精打采地洗漱。




恒星电子是业内有名的安全公司,不过工作地点在北京,薛洋不想去。但是本地的好企业也没太多可供选择的,总不能束手待毙,薛洋抹了把脸,镜子里的人总算有了点生机。




手机里有几个未接来电,薛洋也没有兴趣回拨,但是有个号码每天都给他打一次,十点左右,特别有规律,薛洋看了看钟,今天的也该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么想着,手机果然响了。




“喂?”


电话那端的声音很陌生,“是薛洋同学吧?你终于开机了,这几天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薛洋不喜欢跟人周旋,尽管是在求职期,他的口气依然不怎么客气,“你谁啊?”


“你好,我是一家软件公司的,我对你的能力特别感兴趣,想请你到我们公司来进行面试,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在樱花商场一楼的星巴克见面吧?”


薛洋乐了,不说公司名字,也不说地址,在星巴克约了见面,这是要把他哄过去卖他的器官吧,“你觉得我是傻逼吗?”


“当然没有,我们公司对智商在正常水平及以下的人都不感兴趣。”


薛洋笑出声,“口气不小,你这种低级骗术,几个月才能开张?”




“薛洋同学,你现在心存疑虑我很理解,我也是偶然在地铁上发现你的才华,才辗转去试着了解你的,大三的时候获得了全国黑客大赛一等奖,不错啊,我们很欣赏你的能力。”


薛洋沉默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在地铁上发现了他的才华?


是入侵Cherry手机的时候被发现了吗?




对方继续说道,“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对我们公司兴趣多一点?四十分钟之后,我们星巴克见吧。”


“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


“顺利地找到我,也算是面试的第一关吧。”




电话断了。


薛洋也有了主意,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他渴望冒险,甚至渴望一定程度上的违规,他对自己也足够自信,这通电话激起了他的好奇心,就让我来会会你,看看谁是我们之中倒霉的那个。




———-




星巴克人很多,薛洋的目光迅速扫了一圈,一个人坐着喝咖啡的也不少。他排除了几个愣头青和一个摆着各种造型忙着自拍的女生,径直坐到两个看上去似乎正在进行商务谈判的人身边,“谁给我打的电话?”


一个梳着背头,带着金色金属圆框眼镜的男人微笑着转头对他说,“你好,我叫苏涉,你怎么看出来的?”


另一个人冲他们点点头,夹着笔记本走了。




“在公共场合堂而皇之的进行信息窃取,你们的胆子不小。”薛洋扬了扬手机,“不好意思,我的手机设置为不允许自动加入已知无线网络。”


“好习惯。”那人推了推眼镜,“本来我也没打算做什么,只是为了逗你玩。”




“接下来呢?”


“面试的第一关就算过了。”


薛洋冷笑一声,“你好大的口气,我说过对你们公司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的话,你为什么要来?”


薛洋一时语塞。




苏涉轻轻笑了笑,“我们公司很对你的胃口,你不会失望的。”


“你们是干什么的?”


“跟你在地铁上做的事情一样,不过我们的手段要更隐蔽些,胃口,恐怕也更大些。”


黑客公司。


薛洋心里有了底,但是故意装作不知道,“我在地铁上做什么了?”


“明人不做暗事,薛洋同学,你的地铁上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无线基站,窃取一位女士的手机信息,我没说错吧?而且你碰巧差点成了这位女士的同事,对吧?”


“你调查我?”薛洋眯起眼睛打量着对方,自从接通电话以来,他就感觉对方似乎查过他的底细,现在听来,果然是这样。




“信息社会,只要你我愿意,这些都唾手可得。”


“你想怎么样?”


“我说过了,公司很欣赏你的才华,愿意把它的价值最大化,就看你想不想了。”


“你能不能再说的具体点呢?”






苏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精巧的卡片,跟银行卡差不多大小,他把它递给薛洋,又把自己面前的笔电转了个方向,“把卡片贴近你的手机。”


薛洋露出戒备的神色,“你想干什么?”


“给你展示一下我们公司的研发项目——阴虎符。”




薛洋照他说的做了,惊讶地看到——“这是我的手机信息。”


“对,没错,型号,年份,IMEI码,手机上预装的程序,让我们看看,嗯,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苏涉笑了笑,他用鼠标点了点,竟然点进去了,薛洋看看自己的手机,毫无反应。




“它可以窥探你手机后台并未关闭的程序,关闭的程序打开的时候需要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它作为第三方调用,有可能被程序自带的安全机制识别,有些程序因为安全级别高,就算在后台运行,也无法窥探,比如涉及到移动支付的程序,但是这样也有这样的价值,我掌握了你的口味。”薛洋看着屏幕上自己的外卖订单。




“名字叫的很霸气,但是知道一个人的饮食喜好有什么价值?”


“挺有意思的,比方说,如果我要下毒害你,就会想着从甜食入手,这样成功的几率更大。”


薛洋表面上嗤之以鼻,心里却暗暗吃惊,他知道数据的价值,也知道数据挖掘能把一个人展现得淋漓尽致,如果引用语义分析的话,甚至可能根据通话和短信记录来模拟一个人的真实反映。




“这个程序目前还不完善,我们的客户想要的不止于此,所以我们需要更多力量,怎么样,薛洋同学,感兴趣吗?”




薛洋把卡片扔还给他,“你们年薪多少?”


“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我们当然会给你丰厚的报酬。”


薛洋撇撇嘴,“没有诚意。”




苏涉笑了笑,“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他把自己手机放到桌面上,“我刚刚给同事发了一条短信,你有本事看到那条短信的内容,就算你通过了面试第二关。我会通知你何时来上班,等你正式毕业之后,再来办理入职手续。”


“我不确定你们公司能存活多久,如果是按年付薪水的话,我可不干。”


苏涉哈哈笑了两声,“除了阴虎符,我们当然也在做其他生意,这一块利润很多的,我们的客户群也很广泛。”


“现在怎么做?你手机联网了吗?我的手机可没有你的卡片那么神奇。”


苏涉努努嘴,“你可以用背包里的笔记本。”




薛洋也不跟他客气,直接鼓捣起来。


他用笔记本连上星巴克的无线网络,搜了一圈,“你没有上网?”


苏涉拨弄了一下手机,“习惯而已,我很少在外面上网。”




老奸巨猾。薛洋舔了舔嘴角,这下可有点麻烦了,如果对方上网,哪怕是装了防火墙都没关系,完全不上网的话,等于没有给他突破口。


他该怎么获得苏涉的短信内容呢?黑进移动的网站吗?这么做的代价太大了,移动的安全也是业内交口称赞的,这么短的时间,他只有一个人,而且没有服务器。




“我去给你买杯咖啡,你想要什么口味?”


“摩卡。”薛洋说。




苏涉把手机大大方方的留在桌上,去买咖啡。




薛洋不是喜欢认输的人,他觉得只要是可以达到最终目的,手段如何都不重要,这个社会终究是靠能力说话的。


强者为王,哪怕手段肮脏点。




他直接拿起苏涉的手机,密码不对,解不开。




他把手机屏幕对着阳光,观察指纹分布。


大概是苏涉平时用指纹解锁比较多,屏幕上并没有明显的解锁痕迹。


怎么办?




薛洋忽然有了其他想法。也许他知道苏涉的手机号码,为了确认一遍,他用手机拨通了电话,苏涉的电话响了。


居然真的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也不怕出事。




薛洋迅速登录移动网站,查询手机通讯记录。他没有苏涉的登录密码,但是这点无关紧要,他选择遗忘密码,然后用运行笔电的某个程序,现在他的笔电成了一个微弱的信号基站,根本无法进行群发,但是可以伪装成一部手机,这样就够了。




薛洋编辑了短信,重设了密码,然后查到了薛洋的上一条短信发给的主人,这个手机只有两个联系人,薛洋和那条短信的发送对象,靠,原来是个小号!他用笔记本重新给那人发了一条短信,“把上条短信内容复制给我。”






“你的咖啡。”鼻端传来甜腻的香气。


“B134。”薛洋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他不太懂为什么会发这条短信,大概是也是之前预设好的考题吧,这个伪君子把戏真是多。




苏涉赞许地微笑,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恭喜你通过面试。”




“这么豪爽?”


薛洋瞟了眼车钥匙,不算什么豪车,但是低配也要十来万。


“先给你代步吧,我们公司的作息时间不固定。”




苏涉收起桌上的手机,“等我电话。”




“等等,我科目三还没考!”薛洋有点慌。


苏涉耸耸肩,“不关我的事,你自己想办法。”


“车在哪?”


“你刚刚不是说出来了吗?”然后苏涉就走了。


原来B134是底下停车场的号码。




薛洋目送他离开,视线在他的背影和桌上的钥匙之间不断切换。


他忽然有了另外一个猜测,也许这辆车来历不明,苏涉是为了陷害他,到时候等警察找上门的时候,谁会相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送一个学生汽车?


但是薛洋觉得自己也没有得罪什么人,至于演这么一出戏来耍他。




Cherry根本不像是有这种智商的人。


难道这个伪君子是Cherry的男友,故意帮她出气?




薛洋坐着没动,忽然眼前一暗,原来是苏涉又回来了。


“忘记跟你说了,行车证和保险单据都在车里,电子眼应该是没有的,这是我的身份证,”苏涉拿出证件给他看了看,时间长得足够薛洋记住他的身份证号码,“我够有诚意吧。”


他真的走了。




薛洋决定去看看车,如果警察真的找上门来了,他就推脱说钥匙是捡来的。




车真的停在B134,薛洋一按钥匙,车灯就闪了两下,像一只混顺的大狗。


薛洋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行车证和保险单。


车里还有淡淡的皮革味道,薛洋把汽车打着,还不到1W公里。




他真的有车了?




薛洋找了个代驾,把车开到4S店,“帮我看看,这辆车有什么问题。”


“您觉得它有什么问题呢?”接待的客服微笑着问他。


薛洋卡壳了,“它,呃,”他灵机一动,“一个人说他急需用钱,准备把车卖给我,价格有点低,我想看看这辆车是不是泡过水或者出过交通事故。”


“本店不承担这样的业务哦,不过您可以去二手车检测中心。”




折腾了一天,薛洋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寝室走。


代驾可不便宜,他深切体会到了。




————-




晓星尘刚接到命令,这几天有重要领导要来视察,把沿线道路清一清。


其实驱赶占道经营是城管的事情,但是这种时候,公安、交通大队和城管通常是通力协作的。




晓星尘本人对这种面子工程不屑一顾,W市糟糕的交通情况虽然不至于排在全国前三,但是前十还是绰绰有余的,这几年市政建设走得太快,马路就像拉链,好了又修,修了又修,反反复复没个消停。


但是职责在身,他也毫无办法。


晓星尘看着城管的战友们开着他们的小皮卡,一个胖子还举着喇叭大喊,“摆摊的都收进去,收进去,再不收,我们就收了啊!”


众摊贩忙不迭地收拾东西,那场面,比抗战片真实多了。




晓星尘在一群卖水果卖打底裤卖杂七杂八玩意儿的生意人当中看到一个瞎子,算命的瞎子。


巧了,一般这些人都在天桥上或者医院旁边的,怎么这个瞎子离群索居,跑到这种买菜主妇最喜欢的地方来了?




晓星尘看他抖抖索索地收拾地上的纸,叹了口气,走过来帮了他一把。




“谢谢,谢谢!”瞎子翻着眼白感谢他。


“你这几天不在这里摆摊,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晓星尘说。


那瞎子点点头,“是不能摆,是不能摆,我算了的,这几天紫微星光芒大盛,恐怕是那一位要过来了。”


晓星尘心中咯噔一下,倒是冷不防听到瞎子算卦,转念一想,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领导要下来检查,瞎子说中,也不足为奇,看不出来,还是个很会观察生活的瞎子。




晓星尘暗暗佩服他的职业素养,胡乱“嗯”了一声,瞧着他慢慢朝前走,“车站在哪里——”你知道吗?他话还没说完,冷不防瞎子脚一歪,朝左边歪过去。


地上不晓得是哪位没有捡走的哈密瓜把他绊了一跤。




瞎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坐倒在地破口大骂。


城管队员笑得直打跌,胖子举着喇叭喊,“谁去把瓜捡起来,怎么能随便丢呢?太影响形象了。”


晓星尘看着那个协管员捡走了哈密瓜,却对坐在地上摸索着爬起来的瞎子视若不见,心里有些不快,他赶紧上前,把瞎子扶起来,又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你还好吧?”心里却暗暗吐槽,算得出大领导要来的高人却算不出脚下的绊子……




那瞎子盯着他瞧了半天,晓星尘被他眨巴着不断闪现的眼白看得有些发毛,“那个,师傅——”


“看你娃儿心情好,瞎子我就好心泄露给天机给你,哎,这都是命,也许能救人也不一定,人都是有数儿的,我瞎子看得真,看得真啊。”




城管的看到那瞎子拉着晓星尘喋喋不休,以为他被瞎子讹上了,“干嘛呢,还不走,等着我们把你拉上车啊!”


晓星尘素来不信鬼神之说,见瞎子一副神神叨叨欲言又止的样子,哭笑不得,“师傅,我不算命的。”


“哎,看你好心,这次不收钱。”瞎子站定了,嘴里念念有词,手指也算个不停。




晓星尘摇摇头,低头在兜里找钱。




瞎子看不见他的动作,清了清嗓子,“先生啊,你这几天有一场劫难啊——”


晓星尘哑然失笑,这么多年了,算命的还是这么个套路,不过他还是耐心的配合,“不知道师傅能不能化解啊?”


“能,能,”瞎子说的很笃定。




晓星尘看他浑浊的眼球,和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衣裳,忽然就起了恻隐之心,他停翻找动作,直接抽了二张百元大钞塞到瞎子手心,“师傅,那就谢谢你替我化解了。”




瞎子捏着纸币,摸了摸,喜笑颜开,“你果然是好人啊,不过要化解这个劫难,还得靠你自己啊……”


晓星尘暗想,这是嫌不够吗?




“也许今天,最迟后天,你就要跟我瞎子一样咯,不过那个年轻人也是个可怜人,先生你是善良的人,就拉拉他一把,不要怪他,帮他走上正路吧,人生的路,关键的也就那么几步,一步都不能踏错啊!”




晓星尘被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给弄得稀里糊涂,但是谁给了两百块还要被咒变成瞎子都不太高兴,晓星尘原本是温柔的人,也有些Hold不住脸上的笑容了。




但是那瞎子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心中的不快,念叨着命运无常,人生苦短之类的话语,一瘸一拐地走远了。




晓星尘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照常上班。




这天平安无事的度过,就是下班后又到局里开了大会,布置了各项要求,好在单位还有些人性,会上给发了点水果面包充饥,以免他们听着听着就饿晕过去。


晓星尘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了,他揉了揉眉心,到厨房给自己做晚餐。




虽然长期一个人住,但是晓星尘自知厨艺很差劲,也就是饿不死的水平,今天在马路上来来回回走了一天,整个人都非常疲惫,他也没心思炒菜了,想对付着吃完面条得了,结果发现家里的盐没了。




晓星尘本来想用开水涮涮盐罐再用这盐溶液下面得了,但是又对自己如此偷懒的办法感到有些不满。


今天不买,明天也是要买的。


这么想着,晓星尘认命地拿了手机钥匙出门,等电梯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瞎子说的话:“也许今天,最迟后天,你就要跟我瞎子一样咯……”




晓星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想起这句话,但是既然想到了,就不能置之不理,他刻意避开了高楼,免得被从天而降的东西砸到,可是一直出了小区门,别说垃圾了,树叶都没砸到他脑袋。




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晓星尘觉得自己的举动简直可笑,他摇摇头,朝街角的便利超市走去。




十点多的街道,也没什么人,便利超市里灯火通明,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晓星尘想着还要给冰箱里塞点什么才好,就看到迎面一道刺目的白光。




开远光灯,害人害己。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紧接着,就是重重地刹车声,晓星尘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推了一把,身不由己地朝一边摔了过去。




“也许今天,最迟后天,你就要跟我瞎子一样咯……”




他心中莫名闪过这句话,该不会我真的……




咚!晓星尘觉得脑袋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他两眼一黑,瘫成一团。


汽车轰鸣着走远了。




交通肇事逃逸,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晓星尘想。




——-




薛洋吓坏了。


他本来想趁天黑,在街上练练手,男生嘛,天生对机械就有一种蜜汁喜爱,虽然没有拿到驾照,但是能够有开真车的机会,谁还管那么多。


自动挡的车比驾校的车好上手,薛洋喜滋滋地想,也许还因为自己本来是个天才。




可是一切的得意洋洋和好心情都在撞到人以后戛然而止。




薛洋第一反应是赶紧跑,虽然不是夜深人静,至少也是月黑风高,没人看见的。


他拐了几个弯,把车从学校后门开进去,停在了家属院子里。直到汽车熄火了,他的心还在砰砰直跳。




推门下来,薛洋发现自己腿都是软的。




苏涉果然是来害他的。




本来没有车挺好的,现在好了,他杀了人。


杀了人!!!!




薛洋想了想,不对,那个人到底死没死?




薛洋很害怕回到肇事现场,但是他又不敢不去。


经过内心激烈的天人交战之后,薛洋快步走向车祸地点,他起初是疾走,后来就小跑起来,远远看到便利店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半弯着身子,不断地喘气,同时也观察着周围环境。




没有任何异常。


便利店照常营业。


路上偶尔有人经过。




没有救护车,没有警车。




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个噩梦。




我没有撞人么?




薛洋努力调匀呼吸,朝对面走去。


不可能的,他记得他撞了——人。




薛洋看着倒在地上的垃圾箱,和一地的垃圾。




这是市政府最近新换的一批垃圾箱,个个都是半人多高,墨绿色,夜色里确实看不清,当做是人也是可能的。




薛洋放下心来。




还好还好,我命不该绝。


就在薛洋放心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


他以为是猫叫,可仔细听,又没有了。




怎么回事?




薛洋大着胆子走到花坛后面,心情瞬间沉到谷底,靠,老子还是撞到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星巴克那里,是我胡扯的,其实安全性并没有这么糟糕!!!!给薛洋开了无敌外挂………………

评论
热度 ( 35 )
  1. 不二不舞sagmaria 转载了此文字
    小小搬运工来了!日常表白现言女王SA!(^з^)-☆ 今天上班继续听来小幸运循环曲~

© 不二不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