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和,一个不会画画的。

小幸运-03【薛晓】

一篇一篇慢慢搬,好像有一种正在更新的错觉^^~

和三次元相比,二次元就像是暂停的时空,每次回头都觉得她就在那里等着。替sa加加油! 等你回来^^


sagmaria:

献给25女神, @不二不舞 么么哒!

与你相遇 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她会有多幸运


03


一个人像破麻袋一样蜷在地上,他穿的深色衣服,面朝里,一动不动,不注意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薛洋死死盯着他的后脑勺,心情十分复杂。

是走开,还是走过去?


如果置之不理的话,法律怎么判?他会被捉住吗?

如果把人送医院的话,万一这人从此半身不遂,自己岂不是还没踏入社会就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薛洋扪心自问自己算不上一个好人,他左右看了看,似乎并没有摄像头。

薛洋后退了一步。

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就好了。

就算别人查找了车,那辆车目前也是登记在苏涉的名下。

没人任何证据表明,苏涉把车给他了。薛洋不禁庆幸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在同学面前显摆,不过,他沮丧地想,这是因为自己就是想显摆,也没有对象罢了。

如果苏涉无法证明这个时间段自己是清白的,一旦事发,有麻烦的是苏涉。


自己是应届毕业生,档案上绝不能有任何黑点。

要顺利找到工作,要在社会好好活下去。

绝不能回到那个地方了。

所以,只能,对不起了。


薛洋正想拔腿就走,兜里电话忽然响了,吓了他一大跳。

王二麻子的大嗓门在夜晚传的特别远,一时间,薛洋还以为他开的免提。

“洋哥洋哥,再不回来大爷就关门了!”

薛洋哪里有心情管宵禁,“让他关。”

王二麻子暧昧地笑了笑,“哪里的美女把洋哥绊住了,夜不归宿,嘿嘿。”

薛洋没好气地说,“你来吗?”

“哎,我凑个什么热闹呀,我就问一声,你要快回来了,就给我带份宵夜!东门口的煎饺,白菜馅儿的来三两。”

“大晚上的吃三两,你也不怕撑死了。”薛洋顺着他的意思说,但注意力根本不在对话上,那个人似乎开始动了,要翻身了,再不走被看见就麻烦了。


“洋哥,知道你是个好人,要回来的话,给我带一份呗,我跟大爷说一声,给你留个门!”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薛洋简直想仰天大笑。

王二麻子啊王二麻子,原来你还是个瞎子!

十足十的大瞎子!


但是挂了电话,薛洋却没动。


洋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这句话仿佛有种魔力,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死掉的良知和道德忽然变得强大无比。


薛洋正想迈步,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吓了一跳。

“小伙子,干啥呢,看你在这发呆半天了?”

一个中年大叔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我——”薛洋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叔显然有了别的理解,“小伙子,你还年轻,凡事想开些……”

这都哪跟哪……


薛洋哭笑不得,但是大叔话里的暖意却从毛孔里渗透进去,和苏醒的良知一起,让薛洋觉得浑身上下暖洋洋的。

他指了指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晓星尘,“那边倒了个人。”


“哎呀,我就说,刚刚砰地一响,我看是垃圾箱倒了,就没在意,剁千刀的王八蛋,撞了人就跑!”

薛洋竭力维持住面部表情,不泄露自己的心事。


“好样的,小伙子!你这是见义勇为!”

这……薛洋觉得自己当不起这四个字,毕竟他除了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


大叔显然又有别的理解,“你是不是怕扶起来之后扯不清楚?没事儿,大叔给你作证!去吧!”


薛洋别无选择,“那您帮我叫个救护车呗!”

他走上前去,“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晓星尘没反应,他觉得脑袋像火车站一样纷扰嘈杂,隔绝了他与外界。


薛洋看到了晓星尘的脸。


尽管沾了些许泥土,但是看到他脸的瞬间,薛洋觉得犹如雷击。


他觉得自己不算是个文化人,文学经典没读多少,网络小说倒是常看。但是身为名牌大学学生,一点必要的文学储备还是有的。

比方说,他对于《红楼梦》里宝黛初会那段就记得特别牢。


宝玉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薛洋觉得这个套路虽然现在用滥了,但是宝玉当时那么自然而然地说出来,不能不让人感慨他们两人之间宿命般的因缘。


他看到晓星尘的第一眼,就特别想说,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


可是何时,何地,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薛洋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就觉得这个人他见过。


————-


晓星尘觉得自己好像被搬起来了,但是眼前依然一片漆黑,好像有人在跟他说话,但他听不清楚。

“也许今天,最迟后天,你就要跟我瞎子一样咯……”

晓星尘想起这句话,笑了笑,要是有机会再见到那位大师,他一定要把200元要回来,因为大师说错了,他连瞎子都不如,他又聋又瞎。


不过也许是给大师的200块起了作用,晓星尘觉得听力逐渐恢复了,但是视力依然没有起色。


他被推下车,见了电视剧里病人这么上上下下,亲身体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莫名有种恐惧感,就好像被推向什么深渊一样。


“听得见我说话吗?”

晓星尘想说话,但是嘴巴干得难受,他点点头。

“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撞了。”晓星尘觉得自己听得都费劲,但是医生似乎听懂了。

又做了一些简单检查之后,医生下命令了,“家属把这个费用交一下,带病人做个CT。”


家属?

晓星尘愣了,他单身青年一个,父母早逝,养父在澳洲定居,哪里来的家属?


薛洋也愣了,一看检查单,更是说不出话来。

果然,一旦管了,就麻烦了,别的不说,检查费就得让他掉层皮。


还只是检查费。


薛洋想,是现在走还是等医生再开张单子走比较好呢?


他犹豫的时候,护士早就熟练地把晓星尘扶到轮椅上坐好,“缴费窗口在这边。”


薛洋慢慢跟上,没走两步,一群人咚咚咚跑进来,“护士,护士,快,这里有人被刀捅了。”


“哎,急诊就是事儿多,你沿着走廊走,到大厅就看到收费窗口了,CT室在外科住院部3楼,大楼侧后方就是外科住院部,你要不知道就问问。”小护士扭头就去照顾后来的,薛洋看晓星尘一脸茫然地坐在轮椅上,心里莫名地一软,任命的接过护士的班,推着晓星尘往收费处走。


晚上来看急诊的人还是有不少,两个收费窗口前还都有人。

薛洋叹口气,他身上现金不多,银行卡也没带在身上,带在身上了里面也没有什么钱,要找人借钱的话,就现在了,过会儿时间晚了,更加不方便。


针式打印机的声音提醒了晓星尘,“喂——”

薛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晓星尘是在跟他说话。

“我裤兜里有钱包。”

薛洋一点不客气地翻出来,“现金不够。”

“哦,那就刷银行卡吧,工行的那个,密码是XXXXXX。”

薛洋看他毫不迟疑地说出了密码,“你还真是心大,就不怕我取了你的钱,跑了?”

晓星尘笑了笑,“你既然能送我到医院,说明你是个好心人,既然是好心人,就不会拿钱跑路。”

靠,今天是哪路神仙当班,怎么一个赛一个的夸我是好人,薛洋冷笑一声,“那可未必,有句话不是说了吗,动不动心,取决于诱惑够不够大!”


“你要拿走了也没什么,就当我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要睡地上没人管。”

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会睡地上。薛洋在心里默默说,口里却忍不住埋怨,“你大半夜的跑出来干嘛?你要不出来,不就不会被车撞吗?”

我也可以安心练车,然后会宿舍睡觉了。这是薛洋说不出口的另外半句。


晓星尘苦笑,“家里盐没了。”


薛洋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所以他是被盐虐了?


交完钱,薛洋又推着晓星尘往住院部走。

这段路没什么人,气氛莫名的就有点渗人了。

医院本来就是传说很多的地方,薛洋不由得加快步伐。

他的这个小算盘被晓星尘发现了,“你害怕?”

“我才不怕!”


“对了,真是不好意思,你帮了我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薛洋想了想,“成美。”他可不愿意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名,但是仓促之间,想不出其他名字,只好拿曾用名糊弄。

“陈美?”晓星尘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偏女性化。

“君子有成人之美。”薛洋不情不愿地解释,他很讨厌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代表了他一段不愿回忆的过去。


“好名字啊。”晓星尘感慨说,“我叫晓星尘。”

薛洋“哦”了一声,他觉得再夸对方名字,就显得有点傻气。


“能帮我打个电话吗?”晓星尘说,“我看不见,没法拨号。”随即他又加了一句,“也不知道我的手机还能不能用。”


他把手机递给薛洋,又说了解锁密码,屏幕已经裂了,薛洋花了点时间才进入系统,还不忘调侃他,“不怕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内容吗?”


晓星尘摇摇头,“没有那些东西的。”


“笨,不一定要具体的内容,比方说浏览器记录,购物记录,吃饭订单,这些都是有价值的信息,可以分析你这个人。”


晓星尘愣了愣,“可我觉得,没有分析我的必要……”


薛洋哈哈笑了两声,“比方说,我要是想追你,就能通过这些了解你的喜好,然后刻意装扮成你喜欢的样子,让你接纳我,明白吗?”


晓星尘点点头,“可是,如果你直接问我的话,不是更方便?”


薛洋差点把车推翻了,“我就是打个比方!”

“我知道,我也是顺着你的比方说的。”


“可如果你不愿意说呢?”

“那就说明我不喜欢,我们之间就不会有可能。”

薛洋觉得晓星尘简直像个木头,说不通,“所以,她才需要这些信息,伪装成你喜欢的样子。”

“可是,”晓星尘很认真地反驳他说,“如果是我真正喜欢的人,我怎么会看不出他原本的样子,而喜欢她刻意表现出来的样子?”


薛洋无法回答,虽然他很想问,那你看看我,你刚刚夸我是好心人,你知道是我撞了你吗?


———-


等结果的时候,晓星尘的同事来了。薛洋记得自己只给一个人打了电话,可是却来了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留着BoBo头的女人,看上去表情十分紧张。

是他女朋友?


薛洋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像是一个以为好了的伤疤又开始隐隐作痛的那种不适感。


他划开晓星尘的手机,看了看相簿,基本是一些风景照,还有一些可爱的猫和狗,等等,有女人出现了。


薛洋点开看了看,是一个活泼少女的自拍,看装扮,应该是比自己年纪略小,高中生的样子,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人一脸正气,原来喜欢玩养成!


“晓队怎么样啦?”那女人一下子冲到晓星尘面前。

“你来了?罗队呢?”

“我在这儿呢!”一个45岁左右出头的男人上前一步,旋即皱紧眉头,“怎么搞的?你,你看不见?”

“晓队你看不见啦?”


薛洋简直想把那个咋咋呼呼的女人扔出去。


晓星尘点点头,“还在等CT结果,估计是撞到了脑袋吧。”

“到底怎么回事?”被晓星尘成为罗队的人加重语气问道,他也是薛洋打电话的对象,浑身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看样子,多半是个领导。


“我被车撞了!”

“什么?”

“看清楚什么车了吗?”

“肇事者呢?”

三人顿时激动了。


你爷爷在此!薛洋冷眼旁观。


晓星尘摇摇头,“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就让天眼那边的人仔细看看摄像头,再让公安那边的把修车店盯紧一点!”BoBo头骄傲地说。


谢谢你提醒啊,美女。薛洋还在摆弄晓星尘的手机,眼睛都没抬一下。

“芳芳,说什么呢!”罗队的眼睛在薛洋身上转了一圈,“这位是?”


薛洋装马虎,晓星尘猜测罗队大概是问薛洋,“他是路过的,看我受伤,就把我送来了!”

“小伙子不错!!!”罗队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太仓促了,回头一定重重感谢你!晓星尘可是我们大队的风云人物。”

薛洋笑得露出了虎牙。


他想起来了。


大队,天眼,公安,风云人物。


是因为晓星尘瞎了,他才没能第一时间从眼睛认出这个男人。


他确实见过的,那天在地铁口。


一个帅得让人家小姑娘情不自禁要替他买伞的警察。


罗队扫了眼自己的助手,那个年轻小伙子立马明白过来,“晓队,你渴不渴?要不我给你买点水吧?我刚看到一楼有自动贩售机。”

他嘴里说的是我去,实际上看的却是薛洋。


这是要支开我了。


薛洋懒洋洋地站起来,“还是我去吧,你们要喝什么?”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薛洋听到姓罗的问,“你有没有想起来任何线索,一点点都行……”


—————


“我看了CT结果,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这些倒不是重点,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因为头部撞击引发了脑震荡,这点也和你说的,有段时间听不清楚相吻合,比较棘手的是,你的眼睛……”


房间里的人都认真听医生分析。

医生把结果给他们看,“这里有个小淤血,庆幸的是,并非出血点,只是血块而已,没有致命危险。”

这也算幸运?薛洋等人相互看了一眼。


“麻烦的是,它压迫到了视神经,所以导致患者失明,而且这个位置很微妙,虽然我可以通过微创,把这个血块清除掉,但是因为这块区域神经分布密集,即便是微创,还是有一定的风险造成你失明或者丧失语言能力。”


所以是又哑又瞎?晓星尘心中一沉。


“那怎么办呀,医生,要做开颅手术吗?”芳芳急出了眼泪。


好演技,薛洋给她点了个赞。


医生摆摆手,“先别这么悲观,患者年纪很轻,身体也很健康,所以,这个小血块是这次撞击形成的几率很大,而且,我们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强悍的容器,这个血块体积又很小,我建议,当前最好什么都别做,看看能不能被身体吸收掉。”


“什么?”

“你的意思是,让他,先这么……”罗队想了想,还是换了个说法,“先这么不方便着?”

医生点点头,“按常理来说,被人体吸收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先观察一个星期,然后再进行CT检查,如果大小毫无变化,或者有变大的趋势,我们再进行手术也不迟,当然,期间有任何其他不适,也欢迎随时来复查。”


罗队等人面面相觑。


“我觉得这个方案挺好。”晓星尘说,毕竟是他的身体,他一说话,其他人都没意见了。

“这样,你先住院观察吧,到明天傍晚,要是感觉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医生收拾好东西走了。罗队拍拍晓星尘的肩,“我跟大队说,先给你批个病假,你别担心工作的事情,好好养病。”

“谢谢!”


晓星尘面色平静。


“可是,晓队一个人住,现在眼睛又不方便,谁来照顾他呀?”芳芳就差没说领导派我去吧!

罗队横了她一眼,又瞧了瞧薛洋。


薛洋打了个哈欠。


“请钟点工吧。”晓星尘说,“我只是眼睛不方便,手脚都是好的。”

“钟点工万一使坏心,欺负你看不见怎么办?到时候等你眼睛好了,发现家都被搬空了!”芳芳立即否定。


罗队又把目光投到薛洋身上,“成美同学?”

薛洋故作天真地看着他,“怎么?”

“你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吧?”

薛洋点点头,“我大四了。”


“小同学,我看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薛洋忍不住心里吐槽,我靠,不是吧,又来发好人卡?——“你看这样行不行,”他指了指晓星尘,“你今天帮助的这个哥哥呢,眼睛暂时不方便,你想不想做份兼职?照顾他饮食起居就行了?一天给你3百,伙食费什么的另算?”


小爷才不要跟一个瞎子捆绑。

薛洋为难地说,“可是我还要找工作,很忙的。”

罗队挥挥手,“没关系,你也听晓星尘说了,基本的自理他还是能做的,我们想,等你在的时候,再让钟点工过来,家人有你盯着,大家都放心些!”


喂,你们清醒一下,我跟你们萍水相逢,你们就把风云人物托付给我,这样真的好吗?薛洋本来想拒绝到底,但是看到晓星尘无神的眼睛里似乎都露出几分恳求的神色来,就答应了,还特别仗义地说,“既然领导这么说,那我就打扰晓哥哥几天吧,钱什么的太见外了,这几天不嫌弃我白吃白喝就行!”


罗队连连摆手,“那怎么行,那怎么行!”但始终没说继续给钱的话了,薛洋后悔得恨不得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行行行,反正是我撞了你,就当我还债!!!!


三人又坐了一会,然后起身告辞,“小同学,我送你回宿舍收拾东西吧,明天下午3点咱们在医院碰头,把你晓哥哥送回家去!”


薛洋笑着答应了,还嘴甜地跟晓星尘道别,一副乖巧的样子。


————-


宿管大爷被薛洋吵醒了瞌睡十分不耐烦,但是看薛洋眼圈发黑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咧开嘴,露出了然的微笑。


妈的,这老家伙以为我大保健去了!

薛洋愤愤地回到自己寝室,王二麻子鼾声如雷,薛洋本来担心自己被他吵得睡不着,但是呼吸不知不觉地跟上了王二麻子的节奏,他很快进去了梦乡。






薛洋去医院的时候,床位空了。

他拉住护士问道,“这床的病人哪儿去了?”

“上午就办出院了。”

“什么?不是说好的下午吗?”薛洋很奇怪,“他眼睛好了?”

护士摇摇头。


“那他去哪儿你知道吗?”薛洋追问。

“回单位了,说是要办休假手续,让我转告你,直接去XXX中队找他!”护士坦然地说。



薛洋找了个的士过去,刚报上姓名,两个公安仿佛天兵一样,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薛洋双臂被扭住,动弹不得,“干嘛呀你们?”

“薛成美同志,不,应该是薛洋同志,你于XX年X月XX日晚22点43分在XXX路涉嫌无证驾驶、肇事逃逸,现依法拘留你,请你说明情况。”


“放开我,你们血口喷人!我没有!”薛洋急忙否认,心里却有点慌神了,没有监控的吧?


“你还狡辩!”是晓星尘的声音。

薛洋抬眼望去,晓星尘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双目凝聚了滔天的怒火,“我看见了,就是你把我撞了!”

“就是你!”


说完,他忽然双目留下血泪……


薛洋觉得心痛如刀绞,忽然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他急切地说,“你别着急,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我把,”他下定决定,“我把眼睛赔给你!把我的眼睛赔给你!”


晓星尘伸手来扣他的眼珠子。


薛洋疼得大叫,但是晓星尘不为所动。


“啊啊啊啊啊——”薛洋大叫,从梦中醒来。


王二麻子被他吓得在床上连弹几下,“吊嗓子呢,洋哥?”含糊说完这句,又开始打鼾。


薛洋摸摸自己的眼睛,完好无损。


在心底,他不断问自己,我疯了吗?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把眼睛赔给他?


------


关于病情,是我瞎编的,随便看看,当个段子就好!!!关于人体自我吸收……额,是来源于,同事手上长了个囊肿,医生说,没事,你自己多按按,没准自己吸收掉了……

下章开始,两人就同居了。

翻了翻大纲,就假装自己写到6了吧!

评论
热度 ( 34 )
  1. 不二不舞sagmaria 转载了此文字
    一篇一篇慢慢搬,好像有一种正在更新的错觉^^~ 和三次元相比,二次元就像是暂停的时空,每次回头都觉得...

© 不二不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