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见习画手♥ 下章更新有惊喜XD

【漠尚/娱乐圈】本命逼我饭圈毕业

感谢毛毛招待这么美味生贺甜食!!!唉真是可爱极惹啦!!用力推推推!♥

奔跑的毛毛:



*大明星X真人秀后期剪辑师。
*这对虽然有些冷,但真的好好吃啊,ball ball你们吃下安利啊啊啊啊啊!
*送给两位女神,捂脸,迟到了很久的生贺。@不二不舞 @午夜报社 


1
尚清华心里住着一位本命,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虽有些面瘫却遮掩不住爆棚荷尔蒙。

他同时站定了本命跟另一位爱豆的邪教CP,上至B站P站下至微博LOFTER粮少到能划出一个北极圈冻土层。

突然有一天,这对北极圈CP莫名其妙就爆了,空降明星超话榜top10,从极寒之地以不可阻挡的燎原之势一路火到了赤道。

这一切要归功于一条被轮了10万次转发和5万条留言的CP向混剪视频微博,po主“向天打飞机”,皮下正是尚清华。

常年缺食短粮自产自销到处卖安利却遭人白眼的冷圈菊苣一夜之间成了自己亲手缔造出来的新CP热圈的产粮大手,随便跺个脚都能让圈子抖三抖。

尚清华感觉自己在梦里都能笑出声。

2
流量明星漠北,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虽时常遭黑粉酸面瘫演技但在粉丝眼里却是大写行走的荷尔蒙。

他和公司旗下另一位同走偶像路线的天琅君未合作过任何一部作品,彼此的印象只停留在数次通告活动上的碰面和偶尔台面上塑料兄弟情般的微博互动。

突然有一天,这对莫名其妙拉郎来的CP莫名其妙就爆了,空降明星超话榜top10,从极寒之地以不可阻挡的燎原之势一路火到了赤道。

这一切要归罪于一条被轮了10万次转发和5万条留言的CP向混剪视频微博,原po向天打飞机:“【天琅X漠北】韶华不负,一个相爱相杀的爱情故事,HE BE自由心证。B站:[网页链接]”

漠北看了眼被博主点赞的热评第一。
“天我刚发现这对CP原来这么好磕!霸道狠辣攻X隐忍美人受,美味!”

等等,美人受?说的是他?!
怕不是有什么天大的误会!

漠北感觉自己在梦里都能咬碎牙。

3
公司给漠北接了一档室外综艺,正逢拍完电影的空档期,综艺节目一向曝光度高,宣传效果好,热钱来得快,漠北没有拒接的道理。

节目固定成员有六人,第一期临录制前,有名成员拍戏时片场意外摔伤被送进医院,无奈退出。导演动用人脉打了数轮电话,最终搬来救火队员。

好巧不巧,便是天琅。

节目官宣出来的那天,已是热圈的“天漠”饭圈毫无意外地再次炸圈。

漠北心中隐约有种不祥预感,从前被他刻意无视的拉郎配即将变成新一轮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捆绑炒作。

他猜的果然一点没错。

若说节目前两期制作尚能保留一丝底线,从第三期开始,后期剪辑就如脱缰野马般在CP麦麸的大道上开疆辟土一往无前,原本一个毫无意义的眼神经过剪辑师鬼斧神工般的雕凿,就能立刻呈现出令人无限遐想的基情互动。

整期节目看完,漠北的怒火随着飙升的收视率一路冲到了脑门顶。

漠北向经纪人控诉:“我堂堂一个直男在节目里怎么说弯就弯了?他们这是诽谤,是侵害我名誉。”
经纪人淡定地吐了个烟圈:“多大点事,你现在要流量有流量,要人气有人气,且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眼见经纪人那条路走不通,漠北将炮火转到节目制作组。

漠北:“把你们后期剪辑师给我找出来,我要跟他好好谈谈人生理想。”

4
尚清华从导演口中得知漠北要私下约他的时候,脸上表情在短短几分钟里炸了个五彩纷呈——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他终于向“睡到本命”的终极梦想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约会前他特意给自己置办了一身行头,又在约会当天提前一小时到达指定的日料店。

进包间,喝茶,抖腿,抖腿,喝茶。

紧张到口干舌燥的小粉丝不觉间灌了自己一个水饱,不幸全部走了肾,正准备起身去个洗手间,包间移门一推,寒霜罩面的漠北君迈着长腿跨了进来。

尚清华跟本命对视一眼,生理危机战胜了眼神怀孕的冲动,绷住快憋炸的肾,打完招呼龇牙咧嘴坐了下来。
他这副表情落在漠北眼里,第一印象便给了个负分。

待两人坐定,漠北第二眼望过去,原先的负分又往下拉了一把——尚清华竟然跟他撞了衫。
两件上衣怎么看都像情侣装,不同之处是尚清华穿的是某宝爆款,而漠大明星身上的可是如假包换的时装周当季新款,价格比他多了两个零不止。

漠北开门见山,闲话不叙,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超,表情冷到结冰:“麻烦不要在节目里给我乱剪CP,一次警告,两次黄牌,三次直接让你丢了工作。”

尚清华觉得十分委屈,原来本命找他不是为了别的,居然为了这个。
本命是真情实感追的,CP也是真情实感粉的,哪边都扔不下,哪边都同样重要。
他想打一副让漠北同情的感情牌:“大佬,我今年刚毕业,刚找到工作吃了碗热饭,求您不要对我这么残酷。”
见惯人情世故的漠北君根本不吃他这套,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摇了几摇:“少来,我说到做到。”

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尚清华猛的站了起来。
漠北:“……”
什么意思,想打架?
尚清华表情扭曲,一脸悲愤:“我……我要爆炸了……”
漠北:“……”
好啊果然还是想打架。
人不可貌相,看着细细白白的小身板,竟然一言不合想跟自己正面刚。

漠北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尚清华三步并两步噔噔噔跑到移门前,鞋都没提好,趿在脚上便往外跑。
“不好意思实在憋不住了,我先去个洗手间!”

漠北:“……”

5
尚清华落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漠北决定无视,来电自动挂断后,未黑掉的屏幕上出现漠北本人的锁屏照。

漠北长臂一伸,把手机拿了过来。

照片未及细看,屏幕通知栏开始不断震动,无数条微博评论瞬间轰炸开来。

尚清华之前设了微博定时发送。

“向天菊苣你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天漠这对CP我磕爆!!!”
“菊苣真产粮大手!!!”
“爱您!菊苣是瑰宝!”

漠北:“……!”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尚清华回来落座时,发现漠北君摘了墨镜,朝他极其古怪地望了一眼,他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低下头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

漠北突然开口:“向天打飞机?”
“哎?”尚清华毫无防备地抬头应声。

一个“哎”字刚出口,他就悔得想给自己来一巴掌。

漠北冷笑:“没想到啊,饭圈大手竟是披着马的后期剪辑师。”
漠北:“冤有头债有主,我跟天琅的拉郎既是你一手打造的,今天不给一个满意交代,你就别想走出面前这扇门。”

大型扒皮掉马现场,自知理亏的尚清华只有躺上砧板挨宰的份儿。

漠北开口之前,尚清华脑中瞬间回转了数种可能的“交代”方式:站子关了、贴吧清了、微博删了、工作丢了……

却只听漠北道:“你,去跟我参加下一期节目录制。”

尚清华:“……??”

等等,这都什么高级操作?

6
其实漠北的出发点再简单不过,他只是想让尚清华现场近距离感受他和天琅无论是节目上还是私下里毫无火花的交流过程,好教对方彻底消停了拉郎配的想法。

但他恐怕永远不会了解粉丝眼里的CP“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的概念。

7
尚清华发现自己和漠北飞机座位相挨的时候,心中窃喜不尽。
啊啊啊啊啊我本命侧颜帅爆了!

漠北睨他:“收收你的口水。”
尚清华一抹唇角:“不好意思是果汁,是果汁。”

当他发现自己和本命住一间屋子且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的时侯,他的心脏又一次遭到暴击。

天,一张床!四舍五入,不,不需要四舍五入,我就是跟本命睡在一起了啊啊啊啊啊啊!

漠北蹙眉:“收收你的鼻血。”
尚清华:“不好意思天太干,太干。”
漠北:“……”

还有什么锅是你不能甩的。

8
酷暑天,下飞机到进酒店的一路上已然热出一身汗。

不愧是高级酒店的豪华客房,连浴室都有两个,尚清华去了其中一间,等他出来的时候,漠北正坐在房间沙发上,浴袍松垮,气定神闲地晾着傲人的八块腹肌和下面的…鸟。

尚清华:“卧槽!!本命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漠北:“先别说话,你的鼻血快喷出一丈远了。”

尚清华赶紧仰了头,一边小步快挪去够桌上的纸巾。
漠北站起身朝他走过来。
漠北抓住他缠在腰上的浴巾,没怎么用力地随手一扯,尚清华身下一凉,那条浴巾被漠北抓在手里,摁到他鼻子上。
“拿这个擦不就好了。”

尚清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快给漠北跪了。
本命,我们刚同房的第一个小时就这么坦诚相见,这样真的好么?!

尚清华被推到床边坐下,以他的角度,只要稍稍扭下头就能看到对方那里,为避免失血过多暴毙身亡,他只好闭上眼。
漠北淡漠道:“怎么?都看到了?”
尚清华不说话。
漠北:“这个尺寸,不管是跟谁凑CP,不让我做攻,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吧?”
尚清华:“……”
敢情绕了一圈,漠北在这里等着他。

尚清华投降:“是是是,攻攻攻。”
漠北目光下移:“你的嘛……”
尚清华赶紧夹住腿:“我受我受我受!”
漠北终于满意地放过了他。

9
漠北想让尚清华在现场观察他和天琅互动的计划泡了汤。
天琅的档期跟电影宣传期咬得太紧,电影宣发部不放人,经纪人求爷爷告奶奶才给天琅请了一期综艺节目的假。

综艺节目的规则通常是两两组队对抗,这期也不例外,六个嘉宾少来一位,注定有一位要从场外寻找临时搭档。一轮激烈的击鼓传花选队友游戏之后,漠北成了落单的那个。

尚清华往摄影背后躲了一躲,一边默念:“别叫我别叫我别叫我。”
不是他不想帮本命,是他怕自己拖后腿遭埋怨,两相比较还不如在路边捧瓜看热闹来得爽快。

漠北架着黑超朝尚清华身前的人一指:“你。”
尚清华松口气。
“你……往旁边移一下,对,后面那人,你上来。就你了。”

前面的人转头往尚清华肩上拍了一拍,尚清华一哆嗦差点滚到地上。

10
第一个游戏对抗环节是直身仰卧起坐。

普通仰卧起坐是一人平躺而同伴屈膝压腿,而直身仰卧起坐,顾名思义,一人站立,同伴双腿盘挂在他腰两侧,以腰部力量从下而上做仰卧起坐的动作。

尚清华想,这是哪个策划想出的游戏规则,不仅难度系数高,还十分坑爹。

漠北摘了黑超挂在领口,冷面缄口,向尚清华使了个眼色。
尚清华不知本命是何用意,只好豁出脸面,磨磨蹭蹭道:“要不我还是站着吧,我仰卧起坐成绩一向不好。”

漠北嗤笑:“那你是对自己的腰很有信心了?”
尚清华腾地闹了个大红脸。

他只好走到漠北身边,轻轻搂上对方脖子,抬脚蹭了蹭漠北的腿,没敢再行造次。
漠北道:“搂紧了。”
话音刚落,尚清华感觉身下一轻——他整个人被漠北托着屁股抱了起来,两条腿自然而然盘到了对方腰侧,漠北的体温和气息隔着薄薄的上衣布料横冲直撞了过来,差点将尚清华砸了个两眼一抹黑。

尚清华就着这个姿势,脑子和身体一样,一动都不敢动。
直到漠北在他耳边道:“可以了么?松开你的爪子。游戏要开始了。”

尚清华慌忙松开手,身体后仰,将一把老腰慢慢压了下去。双手着地的时候,脑子里还不合时宜地想着:“这个姿势的难度还真是不低啊!”

11
漠尚组不负众望,首轮比赛三组对抗中拔得头筹——只不过是倒数的。

漠北腰力果然经得起考验。尚清华觉得自己也算尽力了,只不过另外两组更是凶猛,生生把他们的成绩甩出了一大截,他扶着老腰一瘸一拐跟在漠北身后,不敢去觑对方的脸色,想必此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一边揣着心思一边往前走,冷不防前面的漠北一个转身,尚清华跨着步子整个人正正贴到了他怀里。

漠北抬手把他向外推出去半步,眉头一拧,欲言又止。
尚清华暗道糟糕。
漠北开口:“你抹的什么东西?身上这么香。”
尚清华:“……蛤??”
尚清华抬起左右胳膊闻了又闻:“什么都没抹,就用了酒店自带的洗发水和沐浴露。”
根本没什么特殊之处好嘛。

漠北转过头,尚清华听他自言自语:“我也用了,怎么没这股味道。”

12
第二天,游戏场地转换到室内游泳池。

经过改造的池边立着三组巨大的弹射机,六位选手仍两两组队,一人负责答题,同伴则坐在机器座椅上,问题一旦答错,同伴便要接受惩罚,被机器弹到半空,落下时再跟泳池来个亲密接触。

尚清华忖着他昨天拖了漠北后退,今天一上来便自告奋勇要坐弹射机。

他可不想把本命再得罪一遍,败光最后一点好感。
虽然他认为漠北本来就对他无甚好感。

谁知漠北还是不同意,道:“有点综艺感好不好,观众要看的就是明星落水时的健美身材,至于你……”他上下打量几眼,“导演不会让白斩鸡上场。”
尚清华:“……”
他只好转而祈祷节目组出的题不要太难。

哪知今天的题目仿佛成心跟他作对似的,十道题里有大半是不在他脑容量之内的,他每次选完答案后都要颤颤巍巍闭上眼默默祷告,接着就听后面“咻”的一声,漠北又一次被弹了出去,落水时再次发出巨大响动。

尚清华扭头,双手合十冲漠北道歉,只换来一句冷冰冰的“好好答题。”
他总觉得后面还差半句“答错neng死你。”

后面几道题有惊无险全部正确。

终于熬到最后一题,尚清华在两个选项之间犹豫不决,眼看时间将至,身边另一位嘉宾出言提醒他:“选B。”

尚清华一喜,想都不想便按下答题按钮。
他一个“谢”字还没说出口,身后的漠北再一次被无情弹入泳池里。

尚清华目瞪口呆,一旁嘉宾连同现场导演摄像集体爆笑。

尚清华蹲到泳池边向漠北一遍遍道歉,漠北半个身子浸在泳池里,满面怒容:“尚清华上清华,起了这么好一个名字,脑子怎么却被灌了水泥,那是对方的阴谋,只有你这种小白鼠才相信!”

尚清华带着哭腔:“我错了,接受惩罚。”
漠北望着他,似是思索了一瞬,伸出一只手扯上他的脚踝,尚清华“哎”了一声,整个人连滚带爬被拖进泳池,脑袋撞上漠北光裸结实的胸膛,发出“咚”的一声响。

他被憋在水里,听漠北声音从头顶闷闷传过来:“罚你跟我一起泡水。”

尚清华被漠北按住不能动,两条腿在水里划拉了几下,突然“哎哟”“哎哟”娇气地叫了起来。

漠北以为他有诈,不为所动。
尚清华口不能言,在水底咕噜咕噜冒着水泡,伸手胡乱摸上漠北的前胸,在漠北胸肌上又挠又抓。

漠北被他吃遍豆腐,松了手,尚清华从水里抬起头,大口喘着气,湿透的外衫紧紧贴在身上,露出若隐若现的身材肌理和大片雪白的胸口,眼角带着两抹潮红,像是受尽了欺负。

漠北怔怔看了又看,抿住唇,一言不发往池边走。
尚清华从身后一把圈住他的腰:“求你别走!”
他这举动来得太过突然,漠北僵硬地站在原地,僵硬地向后扭了扭头,不知为何,脑中瞬间浮现出数段琼瑶经典电视剧中的狗血镜头。

箍在腰间的手又一次收紧,漠北感觉两人相贴的部位一直在不断升温,热度有些过分灼烫,分明两人正身处在室温不高的泳池里。

背后那人蹭了蹭他后脊,无限深情道:“别走,我脚……好像抽筋了,ball ball you 给我送到池边吧。”

漠北:“……”

13
漠北在尚清华眼中的魅力值从泳池事件后直接又拔升了一个档位。
当天尚清华是被漠北抄起膝弯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出泳池的,之后又怕他腿抽筋走不了路,漠北降尊纡贵给他背回了酒店。

尚清华一路伏在漠北肩后,把“我腿好了其实就抽了一小下筋”这句话原封不动塞回肚子里。

他在床上享受了一整天空调薄被电视西瓜的糜烂生活,感慨公款出游的日子实在是逍遥自在。

可惜美景不长,第二天节目录制结束,他又要再次被生活打回原形。

漠北给了他一个五彩斑斓的梦,但是梦终归都有梦醒的那一刻。

14
作为专业剪辑师,尚清华还是第一次面对素材无法下手。

他渴望把关于漠北和自己的全部原始素材都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时光漫长,回忆褪色,但那些封存的光影却永远鲜活,一如昨日。

15
尚清华参与的那期节目播出的当天,他寻了个极为拙劣的理由试着约了约漠北。

通告满天飞的大明星竟真的被他约了出来。鸭舌帽,墨镜,口罩,全副武装进了咖啡店。

尚清华搅着面前那杯拿铁,把上面那朵心形拉花啊拉,也舍不得喝上一口。

漠北问:“这期节目也是你参与剪辑的?”
尚清华点了点头。
漠北:“可惜这次没了天琅,蹭不来CP热度。”

尚清华想说,我如今已经爬墙,从此只对你投入百分百。
他又觉得空口无凭,只言片语并不足以取信于人。

漠北道:“如果节目组执意想剪CP涨收视,有一对CP,我倒是愿意配合。”

尚清华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心里一时间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沉甸甸,又空落落,本命终于有了自己选择的CP,而作为真爱粉的他却并不想给出祝福。

终于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此时所感。是嫉妒。

漠北目光深邃地望着尚清华,准确地说,是在盯着他的唇。
尚清华顺着他的目光下意识摸了摸嘴,摸下一层咖啡奶沫。

漠北道:“真笨。别动。”

尚清华见他摘了口罩,一张俊美冰块脸凑到近前,似乎短促地皱了下眉。
下一瞬间,两张脸凑在一起,四片唇也贴到了一起。

尚清华觉得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的自己实在有必要好好练下吻技,因为第一次他就激动到把本命的嘴唇啃破了皮。

只因漠北问了他一句。
“你觉得漠尚这对CP,怎么样?”

FIN

一个小番外






我是尚清华,今年26,综艺节目小透明后期一枚,特长剪刀手,对象是万人迷漠北君。当然,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
他向我正式表白的那天,我删了所有B站视频,关掉CP贴吧,清空了所有与天琅君相关的微博。

最后在闲鱼挂了条信息。
“今天饭圈毕业,出天漠LED灯牌及to签数只,要的私聊。”

自然引来大规模骂战。

“菊苣你怎么了,爬墙了吗?”
“爬墙就爬墙,别把资源给删了啊!”
“太可恶了!我的粮啊全都没了啊啊啊!”

废话,我要不删,还不给被我家那位欺负死?!他现在已经天天欺负我了!

过不多久,饭圈传出追杀令。
“某圈菊苣极无职业道德,大家一起人肉他!把他绑过来,抓进小黑屋,饿个三天三夜,看他还能不能继续产粮!”

我哆嗦一下,扑倒他怀里,嘤嘤嘤了三声,道:“你看,他们欺负我!”

他将我揽了过来,大手盖在我头顶摩挲着我的发旋,用我不曾听过的温柔声音安慰着我。

“自作自受,你活该。”



评论 ( 1 )
热度 ( 986 )

© 不二不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