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和,一个不会画画的。

【薛晓】小幸运-01(薛洋 X 晓星尘)

即将进入六月闭关期赶图 :-)
要来慢慢搬我的爱sa写得超好看的清水向薛晓ಥ_ಥ
原作中的小虎牙遭遇和他狠戾的性格让人又爱又恨,但在sa的文字里,给了他一个重新相遇美好的机会,就像这篇以小幸运之词所以说的..

来不及感谢   是你给我勇气   让我做回我自己

感谢sa写的这篇,抚慰了在原作中留下叹息的我ಥ_ಥ

Ps.小幸运已完结,是曦澄的聊斋志异的番外!
忍不住想看的小伙伴可以直奔到sa那里泡茶喔:-D

Ps2. 顺便问问sa何时更聊斋...^з^ (重点!)

sagmaria:

聊斋志异的薛晓番外。


虽然标题是薛晓,但是整篇文都满清水的,肉是肯定没有的,擦边应该都不会有,Kiss的话,目前都没有想到这里来。




应届毕业求职大学生 薛洋 X  最帅交警晓星尘


写给25亲亲。


 @不二不舞 


其实我本来想写上中下,但是怕写完了下,还没有完,那就尴尬了……


翻了翻大纲,总共10条,我写到了3.所以,上中下还是有道理的,对吧!


希望25亲亲不要嫌弃!!!!!


------


小幸运【这首歌敲好听!!!!推荐个!】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


来不及感谢是你给我勇气


让我能做回我自己


---------


“很遗憾,因为您的身体不符合我公司入职要求,所以不予录用。祝您前途似锦,梦想成真。”


薛洋握紧手机, H公司是本地一家有名的IT企业,在全国也叫得上名号,薛洋之前的笔试和面试都表现的十分出色,特别是最后一轮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对他的技术与能力赞不绝口,拍胸脯保证,如无意外,他一定会顺利入职。


现在怎么说?发生了意外?




“怎么了,洋哥,脸色这么难看?”室友从床上蹦下来,地面都颤了三颤。


薛洋冲他亮了亮虎牙,虽然他平素总是一副笑嘻嘻脾气很好的样子,但是笑容里面有几分真心,薛洋最清楚。


这些所谓的室友情谊,异性兄弟,在他看来,也就是上课帮忙点个到,抄抄作业,带个饭,自从有了外卖,带饭都可以省略了。




最明显的就是现在,薛洋在心里默默倒数,三,二,一。


果然一个大嗓门远远从窗户外传了过来,“王二麻子我X你妈,蹦什么蹦!劳资拔你网线!”




薛洋他们寝室四个人,一个哥们因为过度沉迷游戏,被留级,另一个哥们是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不到女生宿舍熄灯不会回来,早上起得比鸡还早,因为要穿过两个校区给女友送饭。当初牵网线的时候,那哥们说,没时间上网,不出钱,薛洋跟对面室友一合计,从楼下宿舍牵了线上来,他们的革命友谊是在LOL中建立的,但是薛洋觉得升华得有限,至少搁他心里,升华得有限。


谁让楼下宿舍每次输的时候,总是拔他们网线呢。




王二麻子其实不是麻子,就是青春期男生嘛,脸上多了些痘痘,虽然长得磕碜点,但是薛洋觉得他的体重和游戏技术都没得黑,一样具有压迫性。他的报复手段,就是往地面上死蹦,有一次蹦的太厉害,宿管以为要地震了,连夜把他们疏散了出去,结果一群人裹着被子站了半小时,也不见其他逃亡的同学,后来宿管一问才知道,是她小题大做了。


王二麻子不幸被楼下同学出卖,在所有人都回寝室之后,单独接受了宿管一个小时的爱护公物做文明有礼新时代大学生教育。




放在平时,找工作被拒绝这回事,薛洋是绝不会说的。


但是今天,也不知怎么的,薛洋觉得自己特别脆弱。


他把短信给王二麻子看了。




王二麻子立场很明确,马上和他站到了一边。


他先是痛斥了HW公司不人道不透明充满了歧视的招聘政策,然后又傻乎乎问了一句,“可是洋哥,你哪儿有毛病啊?”还不怀好意地冲着他的某个部位多看了两眼。




“没检查前列腺。”薛洋一本正经地说,“我没脱裤子。”


王二麻子嘿嘿笑了两声,转而用H公司的种种传闻来安慰他,“你不去那鸟公司也不是什么损失,一年365天,364天都要加班,过了35岁公司还不要你,这种没人情味的地方去了搞毛,咱们是码农,可咱们也要做个长寿的码农,对吧!才学完高数就去死,这人生也太惨了。”




薛洋觉得今天自己真是不对劲,该不会被一封拒信给打击得有点傻了吧,他刚刚差点把左手伸出来给王二麻子看。


薛洋的左手,小指断了一截。因为断的时候他还年幼,所以这么多年过去,手指早就成形了,不细看的话也看不出来。


等等,大概这就是他被拒绝的原因?


因为断掉了一截2厘米不到的小指?




王二麻子还在滔滔不绝的安慰自己的室友,丝毫没发现薛洋已经开始走神,“现在才10月份,招聘季节刚刚开始,你是咱们专业的大牛,没了H算什么,BAT还在等着你!”


王二麻子搜查刮肚,居然想出了一句“苟富贵,勿相忘”,自己都把自己感动得不行,准备再跟薛洋畅聊两句,顺便跟楼下约战,冷不防反而被薛洋拍拍他的肩,“谢了,我先出去一下。”




“给我带份炒饭,鸡蛋火腿的,别给我放葱花!”


“行,我大概2点回来,炒饭你还要吗?”


王二麻子咬咬牙,“给我带,我当午饭不行吗!”




——-




薛洋在路上花了1个小时才到H公司,还好前台没有为难他,听说他的来意之后,立即让他去18楼找人事部。




人事部的态度就比前台差些了,薛洋在小会议室足足等了一刻钟,才有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画着淡妆的美女走过来,看也不看薛洋,就冲着走廊喊,“小李,怎么回事,10点半就要开会了,会议室怎么还没布置?”




然后她把怀里的文件夹重重放到桌上。


薛洋站起来,冲她打个招呼,“你好,我是——”


她好像才发现房间里有人一样,吃惊地看着薛洋,“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薛洋简单说明了来意,还把手机里的短信给她看了。




“公司有最终解释权,我觉得短信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是体检不合格,我们公司才拒绝录用的。”


薛洋觉得心中无名火起,他忍着脾气说,“我觉得,我有权利了解自己被拒绝录用的原因,我的身体哪里有问题?”


美女很傲慢地把薛洋上下打量了一下,“研发工程师是很辛苦的岗位,身体素质不行的话,是跟不上公司节奏的,我们公司不是福利机构,没有岗位养闲人。”


福利机构几个字触到了薛洋心里的隐伤,他的心情变得更差。




“我去年参加过城市马拉松,我的身体素质绝对没有问题,请你明确告知,否则我就要请劳动部门过来替我讨公道了。”


薛洋强势的态度也出乎那位美女的预料,就在这时候,另一个小美女走进来,怯怯地开口,“Cherry姐,今天的会,陈总过来吗?”


“先不说这个,你去把我桌上的pad拿过来。”




小美女很快就回来,Cherry在pad上敲了几下,冷冷地问,“报名序号?”


薛洋报了一遍。




Cherry很迅速地浏览了一遍薛洋的电子档案,“你的左手小指缺失了一截,公司认为无法从事繁重的键盘代码工作,所以不予录用,满意了吗?”


果然是因为这个。


其实这点小事情根本不影响。


但是薛洋已经懒得解释。




对面那个叫Cherry的女人也根本不会听。




薛洋径直走出了会议室,Cherry的声音像鞭子一样跟着抽出来,“真是浪费时间。”






“OK,是你惹我的。”薛洋做了个决定。




———-




“洋哥,你这几天干啥呢?整天早出晚归的,还一天一个造型,有女朋友了?”王二麻子凑过来,在薛洋身上闻来闻去,“只有光棍的味道啊……”


“被你这只单身狗传染的!”薛洋把他推到一边,对着笔记本鼓捣着。




王二麻子只看到眼花缭乱的字符代码,“你这是做毕设呢?这么复杂的函数调用?”




薛洋“嗯”了一声,“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嗨,说到找工作,今天ZFB过来的校招宣讲没见找你啊!”


薛洋吃了一惊,“对了,今天是ZFB校招!”


“是啊,宣讲完了就现场笔试的。”




薛洋化后悔为动力,以更大的激动和动力,敲打着键盘,王二麻子摇摇头。




————




和大部分地铁乘客一样,Cherry正在地铁上玩手机,H公司在开发区,从她家过去,虽然有地铁,但是要转乘。


正在刷微博的她没有注意到,4G信号不知何时,变成了wifi信号。




薛洋就站在离她2米开外的地方,他把随身WiFi设置成了H公司的网络名,密码也和公司一模一样。这么一来的话,手机根本分不清楚,这里不是公司,而是地铁,直接就连上了。


薛洋通过自己编的软件,不断截取来自Cherry手机上的数据包并进行分析。




他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窥探Cherry的手机信息。幸好,虽然是一家IT企业的HR,但是Cherry的安全意识没有那么强,她不止一次使用微信或者QQ进行工作信息交流,而且和人聊天也肆无忌惮。




薛洋甚至通过她的淘宝交易记录知道了她的内衣尺码。




但是这些都不是薛洋想要知道的。




他不是为了钱。




这么执着的跟踪了一个星期之后,薛洋终于完完全全掌握了Cherry的个人信息,她的社交账户,她的银行卡以及大部分网站密码,最让薛洋感兴趣的,就是他们公司内部OA的密码。为了让每个公司员工都能远程进行办公,公司的OA系统开发了手机版本,获得一定权限的员工就能在手机上安装并使用。


薛洋想都懒得想就知道数据肯定进行了多道加密,他一个人破解起来有难度,不过他的目的也不在于解密数据,他只是想用Cherry的邮箱,发一些邮件。




内容不怎么正经的邮件。




在一次晚高峰地铁上,薛洋动手了。




他在自己的手机上进行远程操作,专心听音乐的Cherry没发现自己的OA系统正在被莫名指令后台调出。




薛洋在选了好几张让人血脉喷张却又抹去脸的照片作为邮件附件,正文内容只有一句简单的,我在家里等你哦,邮件标题却是正儿八经的10月人事部门异动通知。




OK,发送。




真可惜,看不到Cherry小姐的最终下场。


薛洋暗暗感到遗憾。




但是这件事他自觉做的还算干净,因为它看上去太像是一次发送错误。




不枉费小爷陪你上下班这么多天,还通宵代码。




薛洋在心里狂笑,头一次,提前Cherry很多站下车。




出了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


天地被茫茫大雨连成一片,灯光都昏暗不明。




薛洋一点也不烦恼,他就站在地铁口,和吆喝着雨伞十元一把的小贩遥遥相对。


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回味着今天的胜利。




Cherry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她被解雇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了。


就算她没有被解雇,这件事也会给她的前途带来影响,主动挑逗公司男同事她,以后说起话来,不知道还会不会盛气凌人呢?




不好意思哦,Cherry姐,对于你备受委屈这件事,我有最终解释权!薛洋想着想着,就笑起来。




他有两颗虎牙,笑起来虎牙会自然的露出,显得更加年轻,仿佛有一种未经世事的天真。


可是却没人知道,这份天真,完完全全是错觉。




大雨还没有停的意思,这么大的雨,在10月天里的十分少见。


尽管薛洋刚刚做了一件让他很舒服的事情,他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买伞的发现了他的不耐烦,“最后三把了啊,卖完回家了啊!”




薛洋正想要不买把伞走人算了,就看到一个少女匆匆跑过来,买了把伞,又匆匆跑远。


薛洋跟着她的身影朝远处看去,远远看到一个交警,正站在堵车一锅粥的路口执勤,大雨中,他没有伞,也没有穿那种雨衣制服,被淋得透湿,但是整个人还是身姿挺拔,像一棵松站在路边。




薛洋情不自禁地朝他走了两步,女生已经跑到了他身边,但是交警好像拒绝了伞。


于是女生就站在他身边,替他撑伞,好一副动人的军民鱼水情深的画面。




薛洋冷哼一声,大概又有哪个记者躲在角落,准备拍一下,然后发明天的头条,薛洋连标题都替记者想好了,XX最美交警。或者叫,最美路口风景。




没意思,假惺惺。




出乎他的意料,交警离开了伞的庇护范围,他朝一边路口走去,天黑了,站得远的话,司机没法看清他的手势。




女生自然不能打着伞跟着他前前后后的跑,那个女生原地站着看了一会儿,就走了。




薛洋忽然对交警有了那么点兴趣,难道他和那个女生,真的不认识?




他买了最后一把伞,慢慢朝路口走去,离那个警察不近不远。




仿佛感应到他的目光一般,那个警察也朝薛洋看过来。




薛洋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觉得他眼睛亮得惊人,像天边的星星。


------


这个CP容易招人烦……不打CP,不打扰……


这里给薛洋开了金手指,关于入侵他人手机的事情,其实还好说,但是侵入到APP就有点麻烦了,根据现实的话,这个APP对于安全的控制是非常搞得,但是,介个就是不讲理的平行世界……金手指说开就开!!!!薛洋都少了一截小指头了,给他个金手指不行吗!!!!


另外,他少的是左手还是右手呀,我没查到……TAT


下章见啦!【我这两天真是活出老脖子了!】



评论 ( 5 )
热度 ( 48 )
  1. 不二不舞sagmaria 转载了此文字
    即将进入六月闭关期赶图 :-) 要来慢慢搬我的爱sa写得超好看的清水向薛晓ಥ_ಥ原作中的小虎牙遭遇和...

© 不二不舞 | Powered by LOFTER